<strong id="jflMv"><option id="jflMv"><em id="jflMv"></em><i id="jflMv"><source id="jflMv"><sub id="jflMv"></sub></source></i></option></strong><audio id="jflMv"></audio>
      <sup id="jflMv"><kbd id="jflMv"><option id="jflMv"><canvas id="jflMv"></canvas></option></kbd><figure id="jflMv"></figure></sup>
    1. <dd id="jflMv"><keygen id="jflMv"><embed id="jflMv"><figure id="jflMv"></figure></embed></keygen></dd><var id="jflMv"><nav id="jflMv"><kbd id="jflMv"></kbd><style id="jflMv"></style></nav><dt id="jflMv"></dt><optgroup id="jflMv"><th id="jflMv"></th></optgroup><tfoot id="jflMv"></tfoot><param id="jflMv"></param></var><canvas id="jflMv"><em id="jflMv"></em></canvas>

      <audio id="jflMv"><dl id="jflMv"><form id="jflMv"></form></dl></audio>

        1. 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蔺先生一往情深

          090.夜岸,卸下伪装的地方

          蔺先生一往情深 Alice慕灵 1060 2019-11-14 00:10:00

            C市的夜晚,繁华如昼。

            向添开车,后座坐着情天与顾西迟。

            虽然两年未在C市生活,但以情天对沐少堂的了解,还是大概知道他会去哪些地方,不至于像苗丽云那般派人毫无头绪地找。

            上车时顾西迟曾问她,弟弟平日都喜欢去些什么地方,有什么样的爱好?

            情天想了想,竟是有些头疼。

            因为沐家的背景,因为苗丽云的宠溺,沐少堂的人生活到现在,十九年里一直顺风顺水,从未吃过任何苦受过任何委屈,十足的少爷脾性,但爱好上又那么另类。

            若问他喜欢什么,他喜欢玩野外狙击,喜欢结交朋友成群围聚,喜欢泡吧喝酒,亦喜欢像老人一样夜钓。

            顾西迟当时听了挑眉:“作为一个十九岁的男孩,你弟弟的爱好还挺矛盾!

            情天也是这样觉得,可这就是沐少堂。

            夜钓场那边自有苗丽云派人去找,野外狙击只适合在白天玩,所以情天今夜跟向添顾西迟一起,去了那些高档的酒吧。

            连着找了好几家,都并无收获,情天突然想起还有一处来。

            跟向添说了地址,车子抵达时,已经是夜间十点,他们已经出来寻找近两小时。

            面前的这一家酒吧叫“夜岸”,她发烧昏迷入院那一天,沐少堂陪在病房与她聊天,曾经提起过。

            这一日是周末,这样的场合里人异常地多。

            城市里的人们在白日衣装楚楚,脸上带着面具应对着生活与工作,到了夜晚,这样的地方是他们卸下伪装的地方。

            入了酒吧,大厅里舞池人头涌动,从各处打下的彩光闪烁迷幻,似是刚结束了一曲慢摇,换成一首动感的舞曲。

            震耳的乐声劲动的节拍,那些鼓点好似直接敲在胸口,人跟乐声都混在一起,空气夹杂着烟味与香水,情天不禁微蹙了眉。

            她与向添分开两路,她与顾西迟一起,向添一人,分开寻找会更快。

            情天不喜这样的场合,只想赶紧揪出沐少堂拎回家了事。

            顾西迟在国外呆惯了,对于这样的场合还算适应,经过舞池时一个身影踉跄地后退撞在他身上。

            他下意识伸手去扶,被扶的女子身材姣好衣着时尚,转过脸来时画着烟熏妆的双眼迷离,却对他笑了笑。

            “谢谢——”

            声音带着几分娇昵,听着也不像醉了,浓妆下可辨是张容颜年轻的脸,闪烁彩光下笑容明艳。

            流转变幻的灯光下,顾西迟的脸瘦削俊逸,他微微点了个头,收回手从她身边经过,追上已经往里面进去的情天。

            舞池边,刚刚被顾西迟扶过的年轻女子,目光看着那离去的背影,抬腕勾了勾手指。

            不远处,坐在吧台的一名男子立即放了手中酒杯过来,“小姐有什么吩咐?”

            “前面那个,刚刚扶了我的男人,我要知道他的名字!

            ……

            铺着印花长毯的二楼走廊里,余力刚刚接了一通电话,正要推门返回包间时,看走廊尽头处有人走来,目光随意看去,却是惊讶。

            随着服务员走来的那人,如果没看错的话,正是前些日子蔺董曾让他跟了好几天的那位……沐小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