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oYiwD"><area id="oYiwD"><em id="oYiwD"><address id="oYiwD"></address></em></area></address><span id="oYiwD"><optgroup id="oYiwD"></optgroup><td id="oYiwD"><thead id="oYiwD"></thead><link id="oYiwD"></link><textarea id="oYiwD"><dt id="oYiwD"><col id="oYiwD"></col></dt></textarea><map id="oYiwD"></map><p id="oYiwD"></p><th id="oYiwD"><col id="oYiwD"><input id="oYiwD"><tfoot id="oYiwD"><dd id="oYiwD"></dd></tfoot><ins id="oYiwD"></ins></input></col></th><embed id="oYiwD"></embed><th id="oYiwD"><object id="oYiwD"></object></th></td></span><section id="oYiwD"><section id="oYiwD"><span id="oYiwD"><sup id="oYiwD"></sup></span></section></section><dt id="oYiwD"></dt><noscript id="oYiwD"></noscript>
      <rt id="oYiwD"><audio id="oYiwD"></audio><dfn id="oYiwD"></dfn></rt>
      1. <object id="oYiwD"><style id="oYiwD"><sub id="oYiwD"></sub></style><strong id="oYiwD"><label id="oYiwD"><area id="oYiwD"></area></label></strong></object><kbd id="oYiwD"><q id="oYiwD"><aside id="oYiwD"></aside></q><keygen id="oYiwD"><sup id="oYiwD"><style id="oYiwD"><canvas id="oYiwD"><ol id="oYiwD"><nav id="oYiwD"><legend id="oYiwD"></legend><bdo id="oYiwD"><ul id="oYiwD"></ul></bdo><output id="oYiwD"></output></nav></ol><source id="oYiwD"></source><ol id="oYiwD"></ol><section id="oYiwD"><dt id="oYiwD"><em id="oYiwD"><caption id="oYiwD"><ins id="oYiwD"></ins></caption></em></dt></section><map id="oYiwD"></map><button id="oYiwD"></button></canvas><span id="oYiwD"><figure id="oYiwD"><cite id="oYiwD"><form id="oYiwD"></form></cite></figure></span></style></sup><area id="oYiwD"></area></keygen></kbd><legend id="oYiwD"></legend>
        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蔺先生一往情深

        050.蔺先生望那人时,目光沉沉灼灼

        蔺先生一往情深 Alice慕灵 1044 2019-11-14 00:05:00

          这应该是C市入冬以来下得最长的一场雨,由阵雨为前奏,后而连绵了一日一夜。

          凌晨四点,本该万籁寂静的时刻,曾引无数C市民众好奇,却无缘窥探的那一座独属于C市首富蔺先生的私人府邸,却是一片灯火明亮。

          自这座松云居落成起,何琴就被蔺君尚指派来担任这边的管家一职,这几年下来,她却从不敢说,自己对这位蔺先生有太多的了解。

          这一晚之后,更是。

          当她端着托盘轻声推开二楼客房那扇房门,目光望去,柔和的灯光下,是身形颀长的男子倚在窗边,身后是褶皱弧度优美的纱帘,而那人手随意插在裤袋,面对的是床的方向。

          那眸光幽暗深沉,令人不知他所想。

          她才迈进去一步,他便抬眼发现了。

          继而快步走过来,直接就接下了她手里的托盘,像是怕她吵醒了那床上依然熟睡的女子,眼神微微示意,是在说,让她可以离开。

          何琴只好默默点了头,转身离开带上门前,在逐渐闭合的门扇里再次看向了床里的女子一眼。

          那女子睡容沉静,面容极为年轻,顶多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有着一张精致却素白的脸。

          在松云居工作算是比较清闲的,平日何琴也会看看报看看新闻,何况自家先生在C市又是那样不一般的人物。

          就算概率极少,她也是曾在某些报纸或是新闻里看到过蔺先生身边有美女相伴,或是明星,或是名媛千金。

          那些女子无不美貌明丽,娇颜动人,可是蔺先生的眸光只是一如往日那般清寒。

          她确实没有见过,蔺先生刚才倚在窗边望着床上那熟睡之人时,那种沉沉灼灼的目光。

          是的,沉沉灼灼。

          往楼下去的时候,她心中不知为何莫名涌起一种想法,或许自今夜过后,这松云居,就不再一样了。

          -

          清晨六点,晨曦微光中,隐隐约约有鸟叫声。

          即使脑袋昏沉如铁,情天也再敌不过喉间持续如着火般侵略的疼痛了。

          “咳咳、咳咳——”

          迷糊醒来,觉得身上热得不行,嗓子也实在难受,蹙着眉胡乱抓着被子就抬手一掀。

          撑坐起身的同时睁开眼,此刻柔和的灯光在她眼中都有些刺亮,不禁又闭上。

          “醒了?”

          身前床体微微下陷,伴随而起的是低沉却似乎熟悉的声音。

          一声询问却让情天恍惚。

          她再次睁开眼,迷蒙着看眼前。

          却觉得眼睛花,什么都看不清,也不想去看。

          只看人影晃动,走开了片刻又靠近,有一杯温水放入她手里。

          情天顾不上其他,咕咚咕咚喝得急,同时又听到那道低沉温和的声音:“慢点喝!

          “咳、咳咳——”

          反应过来这熟悉的声音来自谁,情天一口水咳呛在喉间,原本迷蒙的双眸圆瞪。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说话,才知道自己的嗓子有多哑。

          蔺君尚的脸在视线里逐渐清晰,他就正坐在床沿?

          那人的脸色是一贯的淡漠,她却觉得自己原本浑浑噩噩的脑子瞬间像是被冰块浇醒了,无法言喻此刻心中那份惊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