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 id="AWfPj"><option id="AWfPj"><video id="AWfPj"></video></option><table id="AWfPj"><meter id="AWfPj"></meter></table><sup id="AWfPj"><col id="AWfPj"><option id="AWfPj"></option></col><noframes id="AWfPj">
      • <rt id="AWfPj"></rt>
        <label id="AWfPj"></label>
        • <option id="AWfPj"></option>
            • <noscript id="AWfPj"><blockquote id="AWfPj"><em id="AWfPj"><canvas id="AWfPj"><col id="AWfPj"></col></canvas></em><rp id="AWfPj"></rp></blockquote></noscript><input id="AWfPj"><form id="AWfPj"><q id="AWfPj"></q></form></input>

              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蔺先生一往情深

              无题

              蔺先生一往情深 Alice慕灵 1169 2019-07-23 01:00:00

                “我——”

                白诺涵语塞,知道昨晚盛辰集团有年会晚宴,她特意找了关系跟着去了,结果直到晚宴结束都没见到想见的人。

                谁知道,那人却出现在了沐家。

                “昨晚,我、我有事!

                她搪塞道,又问:“然后呢?他待了很久吗?”

                沐尹洁在梳妆台前梳发:“就一会,让沐情天领着去佛堂上了香就走了!

                “奇怪,这么晚了他居然还来沐家,不像是他以往的作风啊——”

                白诺涵仍坐在床沿寻思,沐尹洁睨着她笑:“他什么作风,你都一清二楚了吗?”

                被表妹取笑,白诺涵也不恼,甚至还因为被误会与那个人有所关联而心生一种虚荣的羞喜。

                “你别瞎说!

                “那你脸红什么?”沐尹洁取笑她。

                “为什么是沐情天领他去佛堂?”白诺涵转移话题,不过这确实也是她想知道的。

                关于那个人的一切事情,她都想要掌握。

                “这我就不知道了!

                昨夜蔺君尚来沐家,只亲自点了沐情天跟着,沐尹洁也是不得其解,“凑巧而已吧!

                希望是凑巧,白诺涵心想。

                看着坐在梳妆台前的表妹,虽然自己与她亲,但她也知道,沐情天小的时候,曾由沐老爷子带着出席过一些商界名流的宴会,后来见过她的人都说,从小由沐老爷子亲自教导的二小姐,举止投足间更有大家闺秀的风范,且精通书画,气质佳。

                以前沐家人私下里就有比较,多是说二小姐沐情天长得最好看,如果不是沐情天的父亲晚生了她,她才是沐家当之无愧的大小姐。

                这话是白诺涵听来的,自然不敢在沐尹洁跟前讲。

                可正因如此,今天听闻那人竟然指定由沐情天领着去佛堂上香,不禁有些担忧。

                那人,不会是也看上沐情天了吧?

                可随即她就笑自己了。

                这是有多草木皆兵?他那样的身份那样的人,怎么会看上一个脾气古怪,不讨人喜的小丫头呢?

                -

                情天这天出门,是为了接喻雁去机场。

                喻雁要回美国了,情天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喻雁显然是为了陪她回来,但后来却只能自己住酒店,沐家喻雁不方便做客,仅仅在新年那天以情天朋友身份来给沐老爷子上过香,陪了她一会。

                此后这几天,喻雁就被亲戚带着在C市各处逛,可假期总有到头的时候。

                向添替喻雁提了行李放进后备箱,车子就往机场开去了。

                后座上,喻雁在说话,情天多是听,偶尔回应一两句,向添都看在眼里。

                后来到了机场门外,向添去后备箱取行李时,对跟来的喻雁说:“喻小姐,欢迎你多回来!

                他家二小姐性子淡,似乎只有跟朋友一起时话还多些,她这一走,向添不免觉得可惜。

                喻雁想说什么,目光却扫到后边一辆也刚停下来的黑色奥迪,司机正给后座拉开车门。

                她突然稍显激动地拉着情天胳膊,低声藏不住雀跃:“情天你快看,这人长得好像我最近在电视新闻里看到的那个帅哥!”

                情天抬首,顺着她的目光去,后面那辆黑色奥迪旁,刚从后座下来的男子一袭墨色风衣,墨镜虽然遮掩了英俊的容颜,却掩不住那淡漠清贵之气。

                她看着那人,那人也看到了她。

                随之,那人摘下了墨镜,三两大步就来到她跟前。

                在喻雁的抽气声中,男子高大颀长的身影立在情天跟前,目光扫过她腿边的大行李箱,眉间蹙起:“你要去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