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fCEqv"><i id="fCEqv"></i></small>

    1. <ins id="fCEqv"></ins>
      <audio id="fCEqv"></audio>

          <samp id="fCEqv"><tfoot id="fCEqv"></tfoot><nav id="fCEqv"></nav></samp><var id="fCEqv"></var>

          • <dfn id="fCEqv"><dt id="fCEqv"><style id="fCEqv"></style></dt><input id="fCEqv"><ol id="fCEqv"><strong id="fCEqv"></strong></ol></input></dfn><thead id="fCEqv"></thead>
            1. 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蔺先生,一往情深

              027.疯了,她平静如鬼魅

              蔺先生,一往情深 Alice慕灵 1143 2019-07-22 00:10:00

                沐家老宅院中,沐家家眷们在给刚过头七的沐老爷子烧纸。

                是的,沐尹洁也在烧纸,只是,她手中烧的,不是与他们一样的纸钱冥币,而是一页页新撕下来的书页。

                就在她刚又撕下几页投入火盆之时,突然感觉一股力道撞来,毫无防备的她被撞倒跌坐在地上,怀里原本抱着的厚厚一本什么也随之落在身旁地面。

                “情天,你这是做什么?!”

                白慧看到此景,皱眉瞪着突然出现在沐尹洁身边的沐情天,赶紧过去扶起女儿。

                情天不语,弯身捡起刚从沐尹洁怀里掉落地面的那本厚厚书册。

                今天下午,沐少堂才刚把它送去了她的房里。

                居高临下,情天的眉眼冷寂,“谁让你烧的?”

                语调平静,衬着被火光照亮明明灭灭精致的一张脸,却让人徒生一种恐惧,沐尹洁的心莫名颤了一下。

                明明她才是大小姐,此刻在场的众佣人却觉得,二小姐气势更逼人。

                “爷、爷爷生前喜欢的东西……他不在了,烧给他是应该的!”

                沐尹洁稳着声音,理直气壮道。

                借着火光,情天看到手里那本原本完整的《辞!飞喜,前面已经少了很多页,撕的边缘不整齐,书脊线装的位置有残缺,她的心像是骤然扫过一阵寒风,浑身凉遍,呼吸都不顺畅。

                “不就是一本书,情天你这——”

                白慧帮腔的声音也传来,情天不听,抱着残缺的《辞!纷砭妥。

                剩下的众人面面相觑,沐尹洁站起身由白慧替她拍着她身上的灰,瞪着沐情天离去的方向,心中气愤又委屈。

                沐箐箐看着这一切,就像看好戏一般事不关己,依然自顾低头烧纸。

                唯有沐少堂转身往情天离去的方向,脸色担忧,却因被苗丽云拉着而不能离开。

                可是不过一会,众人又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转头时,看到,去而复返的情天。

                月色下她匆匆而来,手里似乎抱着几卷东西,夜黑不能看得十分清晰,一直快步走到火盆前时,手里抱着的卷轴毫不犹豫一股脑全往火中投去。

                瞬时溅起火星点点。

                “这些也是爷爷生前喜欢的,那就都烧了吧!

                声音平静却透着无尽寒意,然后众人便见,投入火中的卷轴被火苗燎燃边角,微微舒展,其上的笔墨山水赫然出现。

                “你疯了!”

                “情天?!”

                “哎呀,这些画都很名贵的!”

                此起彼伏的声音杂乱,伴随着众人的惊慌,他们用一种不可理喻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向情天,一边想要去扑救那些已经着火的一卷卷名画。

                那是今天被佣人从沐老爷子的书房搬走,暂时搁在一楼储藏室的字画,沐家家眷是想要在今夜宴后将它们瓜分走。

                她不争不抢,不过想要一套满载少时回忆的《辞!范选

                她得不到,又怎能看着他们满载而归。

                他们扑救,却是徒劳,纸张的东西,一入火注定救不了。

                而情天清冷眸中映着灼灼火光,映着众人扑救的可笑身影,更冷的声音在后方幽幽道:“不是说要给爷爷烧他喜欢的吗,烧到一半不给了,不怕爷爷不高兴?”

                此话一出,众人想要扑救的动作猛然僵住,纷纷转回头看,此刻,这个眉眼清淡的沐家二小姐,彷如人人不认识。

                她平静得真的彷如鬼魅,脸色素白,眼中没有焦距,神色亦没有悲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