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EFveY"></dl>
<col id="EFveY"></col>
      <ol id="EFveY"><b id="EFveY"><dd id="EFveY"></dd></b><samp id="EFveY"><legend id="EFveY"></legend><meter id="EFveY"></meter></samp></ol>

      1. <del id="EFveY"></del><ul id="EFveY"></ul>
      2. <output id="EFveY"></output>
        <tbody id="EFveY"><hgroup id="EFveY"><source id="EFveY"><col id="EFveY"></col></source><param id="EFveY"><caption id="EFveY"><strong id="EFveY"><label id="EFveY"><i id="EFveY"></i></label></strong></caption></param><area id="EFveY"></area></hgroup></tbody><dl id="EFveY"></dl>
      3. 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蔺先生一往情深

        004.是他忘了,今天这日子

        蔺先生一往情深 Alice慕灵 1192 2019-07-23 03:17:53

          “肚子还疼吗?”

          没有理会好友的调侃,情天接过她递来的水,自顾喝了一口。

          “好些了……今天是不是有些倒霉,飞机备降,我还闹了肚子!

          喻雁皱眉,空下的一只手拉起行李箱。

          两人就这么一手杯子一手拉着行李,在逐渐安静下来的通道里不紧不慢地往出口去。

          晚上九点二十分,机场门外停着一辆崭新的大巴士,从车窗可见上面已经坐了些人,车门边有机场的工作人员候着,看到两名年轻女子上前,礼貌道:“非常抱歉,上车前还请出示一下相关机票证件!

          在喻雁还往包里去掏的时候,情天已经将手里的机票证件递了过去,工作人员低头核对,再抬眼——

          谁说证件照就一定是一个女孩子最丑的照片?

          他此刻面前的这一位,照片与本人都一样很漂亮,如果真的说有什么不同……那么或许就是,证件照片里,照不出这年轻女子好看眉眼中清净淡然的光。

          今夜,原定从美国西雅图前往C市的国际航班因故在鹭城备降,由此产生的延误由航空公司负责,整个航班的乘客都被集中安排送往附近的一座酒店入住,等待搭乘明日一早再前往C市的航班。

          而情天与喻雁,她们是最后上车的两位。

          点好人数,当大巴士的车门缓缓合上,人来人往的机场门口,从里才刚刚走出几人——

          -

          “蔺董!

          晚上九点二十五分,许途与老板从机场迈出。

          在外候着的各色车辆中,一辆明显高大奢华的黑色座驾旁站着的年轻男子,立即小跑着上来,对着一袭黑色风衣,仿若包裹了夜色的颀长身影恭敬道。

          “车子就停在那边!

          为首面容冷峻的男子未发一语,大步朝外走去,许途紧跟在后对那年轻男子吩咐:“车钥匙给我,你与他们将行李先送到酒店!

          他们身后紧跟着出来的,是两名同样作商务精英打扮的男子,推着行李车,其实行李并不多。

          到了车旁,身形挺拔的男子止步,许途已经跟上来,递上手里的烟与打火机。

          交代了余力来接机,许途当然记得让他带上他们老板要抽的烟。

          如果不是因为夜色深,此刻那抹高大俊挺的身影立在豪华车驾旁拢手点烟,火光在眼前明灭照亮英俊侧颜,必然会成为过往行人瞩目的焦点。

          余力以及另两个属下已经把行李放好,先将一辆座驾开离。

          许途才要张口,握着的手机响了,那是刚才递烟跟打火机的时候,老板顺手递给他拿着的。

          看了眼亮起的屏幕,许途上前道:“先生,白小姐的电话……”

          身前的老板依旧未发一语,甚至连眼神都没有给一个,许途心中叹息,走出两步才压低了声音去接。

          “白小姐,先生的手机在我这儿——”

          ……

          身后是属下隐隐说话的声音,周身拢着与寒夜一样冷意的男子伫立在车旁,一手插裤袋,一手修长指间夹着烟,好像身后的那一通电话与他毫无关系,抬首眺望机场外,微吐薄雾。

          夜色里的鹭城,满是璀璨灯火。

          约摸只过了十几秒,许途已经结束通话上前,拉开后座车门时忍不住恭敬道:“先生,这两日您一直没休息好,今夜时间不早,要不——”

          余下的话在喉间,只因身前男子淡淡一扫的那眼,许途便噤了声——

          那看似漫不经心平淡随意的一眼,足以让许途脊背一凉。

          跟在老板身边那么久,是他忘了,今天这日子,他早该比往日更小心谨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