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tpfuz"><q id="tpfuz"></q><abbr id="tpfuz"><cite id="tpfuz"></cite></abbr></tr>

          <ruby id="tpfuz"><noscript id="tpfuz"><option id="tpfuz"><nav id="tpfuz"></nav></option></noscript></ruby><bdo id="tpfuz"><caption id="tpfuz"></caption><p id="tpfuz"><input id="tpfuz"></input><strong id="tpfuz"></strong><dfn id="tpfuz"><table id="tpfuz"><q id="tpfuz"></q></table></dfn><p id="tpfuz"></p><em id="tpfuz"></em><audio id="tpfuz"><i id="tpfuz"><form id="tpfuz"><rt id="tpfuz"><strong id="tpfuz"></strong></rt><hgroup id="tpfuz"></hgroup></form></i></audio><caption id="tpfuz"></caption><i id="tpfuz"><keygen id="tpfuz"></keygen></i></p></bdo><section id="tpfuz"><progress id="tpfuz"><var id="tpfuz"><select id="tpfuz"></select></var></progress></section><strong id="tpfuz"></strong><colgroup id="tpfuz"></colgroup>

          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向晨而生

          第五章 都是成年人了

          向晨而生 楚小月 1004 2019-08-24 11:16:29

            真的很巧。在等公交的时候遇着他,真的很巧。

            顾定难得过来一趟,因为顾意住校,我们的家距此处隔得太远,所以顾意将他安置在了酒店里。

            这会子他过来,估计是受了顾意的召唤,来一叙兄妹之情。

            他先发觉了我,从对面的公交站牌走过来,远远得便向我招手。

            我很无奈。我所期待的1路车迟迟不来,只能拿出自己平素做戏的本事来,用在他身上。

            我笑着,充满热情地笑,举起了一只爪子,也同他招手,很快他便过来到我身边,笑道:“真巧,你要回家?”

            “是啊,我要回家。小意约你过来的?那丫头嘴馋,想吃火锅,拐不到我,就打起了你的主意!蔽一叵肓宋颐且酝南啻Ψ绞,将记忆中的精神融汇贯通,让我们,看上去一如从前。

            “能带我,去你住的地方坐坐吗?”听起来,他似乎也要抛弃顾意。

            作为顾意的好姐妹,我怎么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怜的顾意,今儿继被我抛弃之后,又要面对被哥哥抛弃的命运。

            本着为了顾意好的原则,我微微一笑,“改天吧,今天有点晚,我男朋友不喜欢晚上待客!

            “你和他住一起?”他看上去很惊讶,面色有些不善,说不来是不是生气。

            “对啊,有一年了!倍杂谒那樾,我佯作毫不在意,“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挺好的,这样挺好!

            空气突然凝了阵子,我强迫自己静下心来,静静地待着我的一路公交车,他却开了口了,带着一种项晨永远不会有的笑,那种我所喜欢的笑,暖暖的笑,“是有点不方便,那……改天吧,改天再去拜访!

            他话音才落,传说中的一路车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似是上帝派来拯救我的,我的心却难受得紧,面儿上越是若无其事,心里便愈发地紧,紧得发疼。

            我说:“我回家了!

            没看到他做了什么回应,或者,是否做了回应,我便头也不回地上了车,落荒而逃,很是狼狈。我不敢朝窗子外面看,对他,我是能不见,就不见。

            我找了个背对着窗子的位子坐下,将脑袋埋在膝间,离家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得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专心致志地讨项晨的欢心。

            忍不住还是起身回了头,透过窗子,外头的景致早已不复存在,我觉得自己很可笑,居然也做出了刻舟求剑的事来。

            到家的时候,项晨已经坐在了客厅里看报,他有看报的习惯。他今天回来得真早,平素这会子倒也是如此,不同的是,今日他中午才出了门。

            我虽没想到他出门一趟会这么快回来,但也是存着以防万一的心思,下课之后不敢在外逗留,及时地回来了;购,就眼下的情形而言,我的选择,很是明智。

            未及我同他说话,最先迎过来的是管家,“陆小姐回来了?晚餐已经备好,回来的正是时候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