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NDJlJ"></button>
    <audio id="NDJlJ"><figure id="NDJlJ"><thead id="NDJlJ"><thead id="NDJlJ"><var id="NDJlJ"><keygen id="NDJlJ"><legend id="NDJlJ"><em id="NDJlJ"><bdo id="NDJlJ"></bdo></em></legend>
    <col id="NDJlJ"></col>

          1. <caption id="NDJlJ"></caption>

            <legend id="NDJlJ"><sup id="NDJlJ"><dl id="NDJlJ"><small id="NDJlJ"></small></dl></sup></legend>
            <section id="NDJlJ"><hgroup id="NDJlJ"></hgroup><noframes id="NDJlJ"><var id="NDJlJ"><address id="NDJlJ"><span id="NDJlJ"></span><mark id="NDJlJ"><tbody id="NDJlJ"><object id="NDJlJ"><del id="NDJlJ"></del></object><sub id="NDJlJ"></sub></tbody></mark></address></var><dfn id="NDJlJ"><rp id="NDJlJ"><map id="NDJlJ"><cite id="NDJlJ"><blockquote id="NDJlJ"><table id="NDJlJ"></table><section id="NDJlJ"><option id="NDJlJ"></option></section></blockquote></cite><dfn id="NDJlJ"></dfn></map></rp></dfn>
              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醉了世

              第二十二章 爹……青蛛要吃我

              醉了世 凝洛凡 1039 2019-07-23 11:03:58

                洛一出生便没有五识,我想象不出她的世界是怎样一番景象,她也从没出过云霓宫,爹爹甚至在她的宫外设下重重禁制,除了爹娘,没人能进云霓宫去看她,连我这个唯一的亲妹妹也不例外,只有逢千年生辰时我才能与洛见上一面。

                是以,五千年中爹娘只带我看过洛五次。

                若实在想她了,我便站在云霓宫外的云头上,透过那扇形的窗子远远望她一望。

                云霓宫内的一花一木,永是那般明媚眩目,映衬着静坐在窗前的洛,便是一幅绝美的妙笔丹青,只是这样的美景独少了一份鲜活。

                有时候看久了,总觉得洛即是我,我即是洛,我们有着相同的样貌,相同的使命,洛被关在云霓宫五千年,我又何尝不是被关在这九天宫五千年呢?

                我们明明近在咫尺,却似远隔天涯,我很想和洛在一起,即便她感觉不到我的存在,我也很想陪着她。

                但与洛相比,除了偶尔会感到寂寞,大多时候的我却是幸福快乐的,爹娘像是在补偿,把全部的爱加倍倾注在我身上,洛却什么也感受不到。

                自亿万年前亘域降真神开天造地至今,洛是第三位拥有真神之力的人,而前两位真神在完成使命后,便化灭于天地之中,那洛呢?

                洛虽是第三位真神,但她与前两位真神的降世不同,她可不是天生地化,洛同我一样,是我们的娘怀胎三年孕育而出,这样的降世会不会与前两位真神的命运不同?

                但望有所不同,也但望爹娘能想出好法子留住洛,不要让她消失,即便让我代替她,我也愿意。

                我闷着头怒力往前飞,哈哈……还真让我飞进了云霓宫的院子,早知道幻化只小飞虫就能混进来,练功的时候真不该偷懒。

                “我得儿意的笑,我得儿意的笑……哎哟……哎哟哎哟……”

                怎么人变小了,视力也跟着变差,这么大个院子,偏生让我撞在青蛛结的蜘蛛网上,而那家伙正张牙舞爪的向我爬来。

                我终于明白紫晶为什么怕虫子了,大了我十几倍的青蛛,面目狰狞,大獠牙一张一合好不吓人,全身还毛茸茸的,跟平日那个婀娜妩媚的她全然不是一个风格,我更喜欢没毛儿的青蛛。

                见她越靠越近,我也装不下去了,暗暗念诀想快点儿恢复真身,被爹娘骂一顿,也好过不明不白的被她吃了。

                奇怪!口诀念了三遍,怎么还是只虫子?

                这下我可真慌了,扯开嗓子大喊:“喂青蛛,睁大你的蜘蛛眼看清楚,我有毒,不能吃,乱吃东西小心你拉肚子!

                青蛛完全没有要止步的意思,仍然缓慢地向我靠近,难道变成虫子连带着说出来的话也不是人话?可她现在不也是虫子?不管是人话还是虫语,她总能懂一种吧?我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青蛛的大獠牙已经近在咫尺……

                “爹……青蛛要吃我……爹……救命……”我闭着眼睛大叫,声如破锣响彻九天宫,正喊的起劲,耳畔忽地传来一阵可恶的笑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