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jOHIU"><figure id="jOHIU"></figure></video><section id="jOHIU"></section>

        1. <dt id="jOHIU"><source id="jOHIU"></source></dt><del id="jOHIU"></del>
          • <li id="jOHIU"><hgroup id="jOHIU"><form id="jOHIU"><tfoot id="jOHIU"><dfn id="jOHIU"><fieldset id="jOHIU"></fieldset></dfn></tfoot><blockquote id="jOHIU"></blockquote><ins id="jOHIU"><dl id="jOHIU"><thead id="jOHIU"><video id="jOHIU"><blockquote id="jOHIU"><link id="jOHIU"><section id="jOHIU"><tfoot id="jOHIU"></tfoot></section><i id="jOHIU"></i></link></blockquote></video></thead></dl></ins><figcaption id="jOHIU"><figcaption id="jOHIU"><map id="jOHIU"></map></figcaption></figcaption></form><kbd id="jOHIU"></kbd></hgroup></li>
          • 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空间穿越之金剪天后

            第15章 走在他身边真安心

            空间穿越之金剪天后 六十夜烟花 1060 2019-07-23 09:51:46

              “还有——”敬山已不担心潭金线会逃跑,双手反剪在后,斯条慢理地说道:“你若去了花凌知那里,马上将要进行的会长换届选举,像今晚这样的意外,怕是会频频在你身边上演了!

              “你知道是谁?”

              “我知不知道与你无关。偌大的庆云城,你只有呆在敬容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潭金线嗤笑一下:“我还以为你这个做哥哥的有多关心妹妹呢?说来说去,是想我帮你们敬氏做事,直说就是了,何必这样拐弯抹角的?敬小姐的婚事,不是应该以她的意愿为主吗?”

              敬山当然明白她话里的嘲讽,不过,他毫不动怒,淡然说道:“嫁给你,总比她将来嫁给那个周修文强!

              周修文,看着一表人材,敬仁桥的大徒弟。

              潭金线在脑子里迅速理了一下人物关系,细思极恐:敬氏内部也有分门别派?

              至少,眼前的敬大公子,看着就是敬氏的一个异类。

              她知道原主的意愿是找机会进入敬氏,因为要寻找杀父仇人的线索,唯有潜入敬氏。敬氏的发家史,就是一部生动淋漓的庆云城成衣业成长史。

              眼前的机会,她要不要抓。

              只是自己女儿之身,如何能娶敬小姐为妻?

              敬山见她不语,也不强逼:“何去何从,你自己想清楚了,如果你选择相信我,应该知道去哪里能找到我。走,我送你回客栈!

              “我怎么知道去哪里找你?”潭金线故意茫然道。

              敬山皱眉,怀疑自己看错了人:“像你这么笨的人,我还是别自找麻烦了。你去花凌知的成衣铺做事吧!

              “去那座两层木楼!”潭金线调皮地冲他眨眨眼,觉得好笑:逗逗他,感觉挺不错的,嘻嘻!

              敬山懒得搭理她,昂首出了巷子。

              “喂,等等我……”

              潭金线快步追上去,与他并肩。漆黑的夜色中,因为身边有他,内心极为踏实。慢慢走到河边,灯火点点,她贪玩,故意慢他几步,踩着他的影子走。在他转过身发怒之前,又快跑几步,嬉笑自嘲……

              “公子,你可算回来了,掌柜的说蜡烛用完了,明天才去买,我怕你找不到客栈门了……”还没到客栈,春妍就迎了上来,焦急地说道。

              果然,两盏轻飘飘的瞎火灯笼,在风中无聊起舞。

              敬山见有人来接,转身就走。

              “咦,小姐,刚才那位是花公子吗?”春妍好奇地张望,奈何夜太黑,看不清楚。

              “不是,是敬家的大少爷!

              “敬公子?小姐,你人缘真好,这位敬公子也一定和花公子一样,对你很好吧?”春妍脸上充满暇想:“会不会,他们都喜欢上你了?”

              “瞎说,他们又不知道我是女人!”潭金线作势打了一下春妍:“小小年纪,心里装着什么呢?”

              “小姐,你不肯带我出去,怕我吵着你了。有没有想清楚,到底去不去花公子的成衣铺做事。俊

              “明天再说吧,我这脑子越来越乱了!北咚当呓丝驼,潭金线附在春妍耳边小声道:“别再叫我小姐啦……”

              “是,小——姐——”春妍哑声说道,嘴型夸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