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a id="Eyzgg"><small id="Eyzgg"><object id="Eyzgg"></object><cite id="Eyzgg"><source id="Eyzgg"></source><tfoot id="Eyzgg"><p id="Eyzgg"><i id="Eyzgg"><ul id="Eyzgg"></ul></i></p><label id="Eyzgg"></label></tfoot><map id="Eyzgg"><figure id="Eyzgg"></figure></map></cite></small></area>
    <cite id="Eyzgg"><rt id="Eyzgg"><strong id="Eyzgg"><noscript id="Eyzgg"></noscript></strong></rt></cite><mark id="Eyzgg"><p id="Eyzgg"><button id="Eyzgg"></button><del id="Eyzgg"><small id="Eyzgg"><rt id="Eyzgg"></rt></small></del></p></mark>
    <label id="Eyzgg"><bdo id="Eyzgg"></bdo></label>

    1. 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淮左佳处竹亭亭

      第十四章 云销雨霁现彩霞(上)

      淮左佳处竹亭亭 绿萝满墙 2817 2019-03-22 09:51:30

        宁韬正和曾继儒在公关部带领大家和亲近的媒体资源联系,在处理今天机场的突发事件。秦淮左到办公室后打电话给宁韬:“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您放心负面报道几乎都被压了下来,但是您如此高调的表白怕是压不住的,好多网络大微已经开始转发了!”宁韬说到这语气里似乎带了几分调侃。

        “但是网友们的评论看起来到不坏,祝福的言论占绝大多数。毕竟是您之前的风评很好,从没出现过绯闻。对了总裁大人,报道您和竹小姐的恋爱关系,您不会介意的。俊蹦航馐偷阶詈,又语带调侃的问道。

        “嗯,这个,这些事你做主就行了!鼻鼗醋蟛蛔匀坏乃档。

        随即清清嗓子后又说:“但是,不论媒体报道什么,都不要让他们过度扰乱清晏的生活。如有采访需要,我们集团可以安排时间地点接受采访,就连我也可以配合他们的时间。但请他们不要随意去打扰清晏。不惜动用一切关系和力量,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做到明白吗?”

        “您放心,我已经和几个媒体巨头都联系过了:也煞玫氖掠Ω貌换岱⑸。而且我也派人暗中;ぶ裥〗懔,如有突发状况会为竹小姐处理好的!

        “好的,实在不行,找找亲近的媒体,寻找一些同类型的新闻,转移和分散一下公众的注意力。如果实在没有特别有吸引力的新闻,那就人为制造几个。你去找方彧晨,告诉他就我说的让他找他那些狐朋狗友制造点新闻给媒体!

        “让方总去制造新闻?”宁韬虽是幸灾乐祸但还是有点为难的问道。

        “他擅长这个,你不用有负罪感!”秦淮左说完又吩咐道:“那个曾继儒还没走吧?让他来办公室见我!”

        在等曾继儒到来的时间里秦淮左脑子里还满满都是竹清晏微醺的样子,心里就像有许多小鱼在游来游去。痒痒的,乱乱的感觉随着心潮起伏微微荡漾。

        曾继儒忐忑不安的来敲总裁办公室的门。秦淮左心里养的那些小鱼听见敲门声暂时停止了游动。

        “进来!”秦淮左声音严肃,没有一丝笑意,这让曾继儒更加紧张了。

        “总裁,您找我?”曾继儒恭谨的问。

        “坐吧,曾总!”秦淮左微抬下巴示意曾继儒。

        “曾总,不必紧张!鼻鼗醋蟀哺У。

        “我今天找你来,只是想提点你几句。至于你往不往心里去?……”秦淮左说道这停顿了下来,看着曾继儒。

        “总裁哪里的话,对于总裁能提点我,我感激不尽。!定然时刻把总裁的话放在心上!彼低暝倘搴苟枷吕戳。

        “但愿吧!”秦淮左看着曾继儒几秒后忽然问道:“曾总觉得我为什么会收购明珠珠宝?”

        “。空飧,这个……”曾继儒满脸尴尬,在秦淮左久居上位者的气势压迫下他既不敢说谎,又不敢说实话。

        看到曾继儒尴尬的样子,秦淮左也没再难为他,笑着说:“坦白说曾总某些方面猜的没错,但那远远不是全部!

        看到曾继儒满脸疑惑的样子又解释道:“我承认我当初研究明珠的详细卷宗,是为了更好的把清晏;ぴ谖易约旱挠鹨硐。可能出于男人自私的占有欲,我想把清晏安放在自己的势力范围里。但是;さ姆绞接泻芏,不一定非要选择收购明珠。让我下定决心收购明珠的人不是清晏,而是陆北林!

        曾继儒此时好像有点懂了总裁的意思。

        “曾总肯定听过这样两个词,独具匠心和匠气十足。前者褒义更浓,可以用来赞扬一件作品心思巧妙:笳弑嵋甯,通常形容一件作品过分雕琢,失了天然的灵动。但是曾总想过没有,把天然的原料变成艺术品可能只需要匠心:芏嘤刑旆值闹楸ι杓剖,一生可能都会有一两件,匠心独具的作品。但是把天然的原料变成很多很多具有艺术性的商品,不但需要匠心,也需要匠气。既要有玲珑的匠心,又要有跟随潮流的匠气,又要能统领众多匠人,这才是一个珠宝企业需要的巨匠。而陆北林就是这样一个巨匠!鼻鼗醋罂隙ǖ乃。

        曾继儒很讶异秦淮左对陆北林会有这么高的评价。毕竟陆北林对竹小姐的心思实在是很明了。

        秦淮左给了曾继儒一点思考的时间,继续说道:“坦白说我对陆北林起了惜才之心;闯康姆伟蹇榈囊滴,一直不愠不火。可是集团需要多元化发展,陆北林就是我给熙然注入的最有效的强心剂,我也准备把熙然当做集团服饰板块的心脏,以期将来为整个服饰板块供血。已完善集团多元化的发展!

        曾继儒听后心情极度复杂。自己作为熙然的总经理,虽然也愿意接纳有才华的下属,但是更愿意拥有的是对熙然最大化的管理权限。可是现在你的下属更受集团器重,让他不得不考虑,未来自己还能陪熙然有多远。

        秦淮左看了看情绪复杂的曾继儒哑然失笑。犹豫了一下点拨道:“曾总,我要是你我会额手相庆。有了陆北林,有了集团的支持,未来的熙然能带给你的,有可能就是参加我这层楼里公司周一例会的资格。曾总有点胸怀。未来的陆北林会是熙然设计部唯一的总监,他在设计上有足够的权利可以一锤定音。而你只负责生产销售由陆北林带头设计出来的产品。虽然设计上你没有足够的话语权,但是你的其他权限不受任何妨碍。你看得清,将来熙然的成就就是你的荣耀,你看不清将来熙然的荣耀势必与你无关!

        说罢秦淮左不再言语,如果曾继儒再想不通,他也没办法。

        十分钟后曾继儒站了起来,诚恳坚定的说:“感谢总裁给熙然的机会,曾继儒定不辜负总裁重望。总裁今天的提点我没齿难忘!

        秦淮左见曾继儒说的真诚,也是舒了一口气。然后笑容尽去,满面寒霜的说:“那好好,曾总,你既然想通了那就好好站在那,我们再聊聊你的心思和胆子!”

        曾继儒一时间对于秦淮左的变脸很是不解。

        “曾继儒,你好大的胆子!谁的歪主意你都敢打?清晏是你能动歪心思的人吗?”秦淮左疾言厉色,突然发难。

        “不是,总裁我老曾冤枉!我怎么敢打竹小姐的歪主意!”曾继儒赶紧叫冤。

        “冤枉?我没有一丝冤枉你!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样的道理清晏不懂,你曾继儒这个在商场混迹多年的老人也不懂吗?”面对秦淮左这样的质问,曾继儒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要猜你的心思,那不难:头胱芗嗟慕唤庸ぷ髀奖绷肿龅暮艹錾桑空馊媚憔醯帽陡醒沽。冯总监提前一走空出来一个位子,你不得不提前安排一个设计总监,恰巧这个时机清晏在CDA获奖,成为竞争总监的有力人选。我问你,你真的想让清晏当这个总监吗?在你看来清晏和陆北林的校友之谊必定会站在一起,到时陆北林你更无法掌控。你很害怕失去对设计部的控制权,所以你才能允许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搞出这么多事来!”秦淮左肯定的说。

        曾继儒害怕的刚想解释什么,就又被秦淮左厉声打断了:“别说你不知情,在你眼皮子底下的事,你要是不知情,你趁早给我滚蛋,这样的废物我秦淮左用不了!”

        这下曾继儒一声不敢吭了。

        “你还把心思动到我身上来了,把让竹清晏当设计总监的申请早早递到人事部,暗示人事部我属意清晏做设计总监。你打的什么主意?无外乎就是引起别人的嫉妒,最后让有些人按捺不住,最后让原凤鸣的你的人稳坐设计总监的位置!

        秦淮左说到这看着面红耳赤的曾继儒停顿了一会儿,好像想忍着不生气但却没忍住似的继续骂到:“曾继儒你都蠢蛋到什么程度了,我把熙然交给你,你应该想法子让整个熙然都成为和你一心的人,而不是只有凤鸣的人才是你的人!别人还没造反呢,你到先翻天了!与其那样我让你抱着凤鸣困死在未来算了,我还给你找出路?你个蠢蛋。我当初亲自授意让人把你从外面挖来是让你展示你有多蠢的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