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kgFBX"><dd id="kgFBX"><source id="kgFBX"><rp id="kgFBX"><ul id="kgFBX"><code id="kgFBX"></code><strike id="kgFBX"><acronym id="kgFBX"></acronym></strike><address id="kgFBX"></address></ul></rp><area id="kgFBX"></area><dd id="kgFBX"></dd><nav id="kgFBX"><rp id="kgFBX"><bdo id="kgFBX"><caption id="kgFBX"><aside id="kgFBX"></aside></caption></bdo></rp></nav><strong id="kgFBX"></strong><link id="kgFBX"></link></source><mark id="kgFBX"><style id="kgFBX"><link id="kgFBX"><nav id="kgFBX"></nav></link></style></mark></dd></ol><section id="kgFBX"></section>

                <select id="kgFBX"></select>
                首页 耽美小说 现代耽美 神仙也纯爱

                第三十八章:裤裆下的食盒

                神仙也纯爱 蝴蝶坑中飞 1024 2019-08-24 12:11:11

                  只要速度够快,就能趁护卫换班结束之前再溜出去。

                  可是当他看到随波安静的睡颜,便不想打破这股静谧的气氛,多想再看这人几眼,这一看,就看到了天亮。

                  逐流苦笑着摇了摇头,独自一人摸爬滚打的这几年,他经;匾淦鹚母绺缢娌。想着想着,这味道,就变了。变得偏执,变得占有。

                  随着白泽遇到了徐子明,知道了随波的存在,用飞鸽告诉逐流后,逐流没有一天不想见见他日思夜想的哥哥。只是,近乡情怯,一来他要保密身份,为了将来的计划,二来,他害怕,怕自己的情绪藏不住,他的哥哥,会厌恶他。

                  现在好了,与哥哥相处的过程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难,是自己钻牛角尖了。抛开变质的感情不讲,他们还是兄弟,是睡一被窝的兄弟,哥哥是不会疏离他的。

                  随波先是去了厨房,拿了许多的酒菜,说是替死去的少庄主看望一下姚夫人。

                  把酒菜装在食盒里,拎着食盒前往姚思的院子,小蝶将随波引进门。随波将徐子明活着的事情告诉了姚思,并说逐情谷的“逐流”实际上和徐子明是好朋友,俩人是为了与剑南山庄划清界限而演的戏。

                  随波略去了真“逐流”的存在,只说自己这消息,是徐子明飞鸽传来的。属实无疑。

                  姚思潸然泪下,趴在小蝶肩膀又哭又笑,还好声音压的很低,只是小声的抽泣。在院子巡逻看护的人都是姚思的亲信,应当不会被院外徐剑南派来监视的钉子听到姚思的笑声。

                  姚思哭够笑够了,对着随波温和的说道:“我知道了,我会安排的,子明有哪些人需要我一并带走吗?”

                  随波把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的名字告诉了姚思。随后嘿嘿傻笑着,拿出一根绳子,一端系在食盒上,另一端系在自己的腰上。这样便把饭盒藏在宽大的衣袍下,俩腿之间的位置,

                  随波笑着对姚思说:“嘿嘿,开点小灶!北懵朴,叉着步子,返回了自己的院子。

                  姚思只是笑了笑,没问太多,随波是自家儿子的亲卫,没什么好问的。不过是嘴馋不好意思说,借着自己的名偷嘴而已。

                  随波回了自己的院子,推门进了房间。随波与二三四五六七,几个明面上徐子明的亲信,住在一个院子;亓嗽鹤,就不担心安全。

                  随波关好了房门,把藏在俩腿之间的食盒解下来,逐流不可思议的看着随波从裤裆下拎出了一个食盒。把食盒打开,几样小菜和一壶酒,铺在了桌子上,随波拿出两双筷子,两个酒盅:“来,弟弟,尝尝剑南山庄的菜,这可是夫人级别才能吃到的菜品!

                  逐流看着这一桌子菜,傻笑不已,他的哥哥可真是个人才啊:眯Φ娜瞬。

                  随波看着逐流只是发呆,并不吃菜,不太高兴的说道:“弟弟,你是不是嫌弃我了,我也是怕那些钉子怀疑我为什么搞这么多菜来,才出此下策的!

                蝴蝶坑中飞

                逐流:哥,我服了,这是一篇有味道的章节。   随波:嘿嘿嘿,好羞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