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av id="uGdGP"><span id="uGdGP"><li id="uGdGP"><source id="uGdGP"><cite id="uGdGP"><table id="uGdGP"></table><code id="uGdGP"></code><input id="uGdGP"></input></cite><caption id="uGdGP"></caption><select id="uGdGP"><object id="uGdGP"><colgroup id="uGdGP"></colgroup></object></select></source><map id="uGdGP"></map></li></span></nav>

                1. <ruby id="uGdGP"><hgroup id="uGdGP"></hgroup><embed id="uGdGP"><q id="uGdGP"><cite id="uGdGP"></cite></q></embed></ruby><code id="uGdGP"><dfn id="uGdGP"><span id="uGdGP"><figure id="uGdGP"><object id="uGdGP"></object><embed id="uGdGP"><video id="uGdGP"><table id="uGdGP"><map id="uGdGP"></map></table></video></embed></figure><figcaption id="uGdGP"></figcaption><label id="uGdGP"><kbd id="uGdGP"><legend id="uGdGP"><embed id="uGdGP"></embed></legend><abbr id="uGdGP"><mark id="uGdGP"></mark></abbr></kbd></label><rp id="uGdGP"></rp></code></dfn></span><select id="uGdGP"><ol id="uGdGP"></ol></select>

                    • 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一九八五之三世情缘

                      第三十九章

                      重生一九八五之三世情缘 忆那年盛夏 2181 2019-03-22 09:35:33

                        三舅一听特别高兴,直夸她懂事。

                        其实这也是三舅一生苦难生活的开始,他这一生,为了供四个孩子读书,辛苦了一辈子,后来还借了高利贷。等孩子们有了回报时,他却已经癌症晚期了。

                        可是在这个望子成龙,望女成风的年代,谁又能说他们做得不对呢?也许三舅临终时不是慨叹自己辛劳的一生,而是欣慰儿子们的出人头地呢?

                        这个,周韵真的不知道。

                        因为这个时候计划生育刚刚开始严,所以几个姨舅家的孩子都不少,在农村,小年轻的如果没有男孩的话也还想再生一个呢,更别说上一辈了,至少四、五个孩子,所以每到一处人都不少。

                        由于土地已经承包到户了,半大的孩子也已经下地干活了,再不就是在家做饭、喂牲口。那些小的就自己疯跑着玩,一个个脏的像土猴子一样。其实家家这样,反倒觉得没什么不正常的。

                        周韵回到县里,直接去了父亲的办公室。这次去乡下对她的触动太大了,她有立马下笔冲动。

                        周云青给她端来一些吃的,就退了出去,她在女儿的眼里看到了急切的目光。

                        周韵提起笔,思如泉涌,偶尔思考时拿着桌上的东西吃两口,这也是她的习惯。

                        周韵是下午三点回来的,不知不觉写到外面的天都黑了。八点多的时候,父亲进来了,看她这么半天没出来,就把晚饭也端了进来。

                        同来的还有王晨,他已经在外面等了两个多小时了。

                        周韵歉意地笑笑,“我光顾着写了,你来就进来呗,在旁边看你的书,就象在自习课时一样!

                        周韵知道他不想走,所以才这么说。因为她写到关键处,停不下笔来,几口就把晚饭解决了。

                        周云青摇摇头,端着餐具出去了。王晨留了下来,看周云青走了,上前帮她敲打、按摩肩膀和后背。

                        周韵被他的细心所感动,放下笔,“真好,真舒服,谢谢你!

                        “没事儿,听叔叔说你从三点就开始写了,想着你一定累了,休息下,我帮你放松放松!

                        “想我了?”周韵回头一笑。

                        “嗯!蓖醭啃∩亓艘痪,脸也红了。其实他正想说呢,可是他不敢说想她了,想说来看看她。

                        “这几天我也没时间陪你,你也看到了,我恨不得把一分钟掰成两半呢。你要是想我就在旁边看书!敝茉匣疃艘幌录绨。

                        “好,你累了,我也好给你按摩一下!蓖醭吭谒亩咔崆岬厮。

                        周韵把一只手放在肩头他的手上,手指动了动;姑坏茸攀艹枞艟耐醭糠从,她就把手收了回去,又拿起笔开始龙飞凤舞了。

                        王晨不敢打扰她,就坐在旁边看书。十点半的时候,周云青进来,说什么也不让她写了,在乡下呆了两天,本来就没休息好,胳膊上还有几个蚊子咬的大包。

                        周云青拿了一盒清凉油给她涂着。周韵说想写个通宵,明天白天再休息,周云青不同意,“你这个年纪是发育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熬夜坚决不行。老闺女,听话,明天早点起来再来,我让你妈给你做点好吃的!

                        看着父亲殷切的目光,周韵只得妥协,却趴在他的背上撒娇。

                        周云青轻轻地拍了拍女儿,“王晨还在这儿呢,也不怕人家笑话!

                        “不嘛!他要是羡慕回家找他爸去!敝茉项┝送醭恳谎,他眼中明显有吃醋的表情,她还在心中小小地窃喜了一下。

                        周韵把手稿稍微整理了一下,三个人就出来了。明天就是中秋节了,今天的月亮也挺圆的。

                        看着圆圆的月亮,她忽然有唱歌的冲动,“爸爸,王晨,为了感谢你俩陪我到大半夜,我给你们唱一首歌,提前祝你们中秋节快乐!

                        “好啊!绷礁鋈艘惶荚尥,停下来扶着车子听她唱。周韵清了清嗓子: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也真,

                        我的爱也深,

                        月亮代表我的心。

                        …………

                        她唱的是《月亮代表我的心》,本来她的嗓音就属女中音,再加上触景生情,唱得很动听。

                        “唱得真好,歌词也好,小韵,这首歌我怎么没听过?叔叔,你听过吗?”王晨的眼睛亮晶晶的,闪着激动的目光,看来他是被歌曲所感动了。

                        周云青摇头,他有很多话想问,但他不会当着王晨的面。

                        “这是我《东西南北》杂志社的主编方舟给我寄的盒带的歌,我前几天学会的,怎么样?好听吗?”周韵得意洋洋地说,本来她就想等着中秋节唱给大家听的,不过今天十四也应景。

                        方舟收到周韵的那部中篇《迷!泛图覆慷唐,对她特别赏识,不仅给她的作品发表了,还给她提了很多中肯的意见。知道她还是中学生,就把当下最流行的盒带给她寄了好几本,现在他们是好朋友,忘年交。

                        “好听,特别好听,而且还很动人。王晨兴奋的说,周云青也点头说好。

                        “对了,小韵,你不光可以写小说,歌词也可以写,小说可以发表。歌曲是不是也可以?你的文字那么美,要是写成歌,多好!”

                        周韵灵机一动,可不是嘛!写歌可比写小说快多了。她爱唱歌,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每个时期都有伴随她成长的经典曲目,只不过这个得慢慢来,因为她不知道写的歌词投给谁,当然,她也不会谱曲。

                        心里想着,她的脸上也带着甜甜的微笑,注视着父亲,“爸,你看呢!

                        周云青的嘴角抽了抽,想着王晨也不是外人,就说:“那就试试吧,需要爸爸做什么就说,爸爸支持你!

                        周韵挽着父亲的胳膊,高兴地说:“谢谢爸,我就是有这么个想法,这个不急。等有时间学学简谱就行,我要是写了歌,怎么也得说说大概的音调,才能让人家谱曲!”

                        “会简谱的就可以?”周云青脸上也露出了喜色。

                        “嗯,我把词写出来,再根据我唱的曲调把谱写下来就行!敝茉系阃,再说她唱歌也不跑调。

                        “那还找什么?爸爸就识谱!敝茉魄嗝嗣姆⒍,柔声地说。

                        “真的?爸爸,我太爱你了!”周韵在他的左右两颊各亲了一下。

                        对了,周韵想起来了,爸爸在单位是文艺骨干,大合唱他是指挥,扭秧歌他是领队,这不还没过年呢,也没到搞文艺活动的时候呢。

                        能当指挥怎么可能不识谱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