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 id="ikHLH"><sub id="ikHLH"></sub></q>

      <canvas id="ikHLH"></canvas><cite id="ikHLH"><input id="ikHLH"><sub id="ikHLH"></sub><label id="ikHLH"></label><ul id="ikHLH"></ul><tbody id="ikHLH"><section id="ikHLH"></section><acronym id="ikHLH"><ol id="ikHLH"><mark id="ikHLH"><ol id="ikHLH"></ol><th id="ikHLH"><tr id="ikHLH"></tr></th></mark></ol></acronym></tbody></input><select id="ikHLH"><address id="ikHLH"></address><link id="ikHLH"><meter id="ikHLH"></meter></link></select><option id="ikHLH"><var id="ikHLH"><colgroup id="ikHLH"></colgroup></var><aside id="ikHLH"><ol id="ikHLH"></ol></aside><meter id="ikHLH"></meter></option><figcaption id="ikHLH"><bdo id="ikHLH"></bdo></figcaption></cite>

      <datalist id="ikHLH"><form id="ikHLH"></form></datalist>
    1. <i id="ikHLH"><b id="ikHLH"></b></i><strike id="ikHLH"><ol id="ikHLH"><object id="ikHLH"><noframes id="ikHLH">
      <select id="ikHLH"><ins id="ikHLH"><tfoot id="ikHLH"></tfoot></ins></select>
      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花月笙笙冷

      065 齿痕

      花月笙笙冷 少华章 1234 2019-12-16 09:19:31

        “公子,欣月她怎么了?”

        一进到院子里,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她受伤了,梅蕊、去拿一些跌打药送我房间去!

        “。浚!……”

        所有人都被花筱笙这句话给惊呆了,没听错吧?

        公子他没疯吧?他的房间从来都不允许他人进去的,可是他竟然抱着那个小丫头上楼了!

        这是什么情况?发疯了吧?他?

        “你放我下来,”

        冷欣月已经明显的感觉出那些人看着自己的眼神很是奇怪了,但她刚才实在是没有任何的脸去看她们,就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只能窝在他的怀里任由他这么胡闹。

        但一进到‘粉袖阁’里,她就再也沉不住气了。

        “别动,你受伤了!

        他的声音很冷。

        “我不要去你的房间,”

        她扭捏着想从他的怀里挣脱开。

        “你是怕那些狐媚子嚼舌根子么?”

        花筱笙早就猜出来她心里的顾虑了,

        “这是我花筱笙的地盘,谁敢嚼舌根子,就给我滚蛋!

        “你……”

        哼,就是个不讲理的人,什么事情都按着自己的喜好来,不管别人是不是喜欢的或者讨厌的。

        干嘛都要按着你的心思来活。课矣植皇悄愕母ǔ、又不是你身上的虱子。

        “对,今后有什么不满都给我放在肚子里,不要说出来,你懂的!

        蹬蹬蹬……抱着她疾步上楼,严厉而又不容置疑的警告着她,走到床榻前,俯身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

        “你要干什么?”

        冷欣月本能的收回自己的腿。

        “你最好老实点,闭上嘴巴,困了就睡,其他的都和你无关!

        哈?我自己的腿都和我无关了?大脸猫你告诉我、还有什么是和我有关系的?

        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可是什么都不敢说,只能是暗暗的磨着牙齿,瞪着眼珠子,等待着一个合适的机会一口咬死他。

        “你不用在哪里给我磨牙,你咬人的功夫我都见过了,你看?”

        说着、他将自己的手臂伸出来给她看,那上面有一圈暗暗的牙齿印还没褪去,她想那是腿不下去的了,曾经她也给哥哥的胳膊上留下了这么一个牙印,一直都在哪里,从来没褪去过。

        哥哥?一想到哥哥,她的心情莫名的又是一阵沉闷,她不语了,伸直了腿任由他去折腾,反正都被他看的光光的了,再看看腿也无所谓了。

        脱掉鞋子,袜子,看着她不再言语,似乎乖巧了很多,花筱笙鼻翼一哼。

        哼……小丫头片子,今后就要给她点颜色看看,她就怕自己了。

        一边想着,一边将裤管挽到大腿上,哪里已经红肿了一大片。

        “该死、又严重了……”

        他恶狠狠的俯身看着。

        “公子、药来了”

        梅蕊在门口喊着。

        “来了”

        花筱笙推开门接过她手上的药箱,转身要进去、却听梅蕊小心的说着:“公子不用我帮忙么?”

        而她的眼睛偷偷的、从打开的门缝向里面看着。

        “不用……啪……”

        花筱笙狠力的关上门,弄得梅蕊整个身体激灵一下。

        愣了半天,反过神来,反身就向楼下急急的跑去。

        “天呢……天呢……公子疯了他……”

        梅蕊一边跑着一边喊着,惹得那些等在外面的丫头们都围了上来。

        “你都看见什么了?”

        “他们两个在干什么……”

        “公子不会是喜欢上那个丫头了吧?”

        “怎么会,一个小丫头片子,还没长全呢,公子才不会喜欢她呢……”

        “……”

        “好了,都洗洗睡了吧,明天还有活要干呢,散了……散了……散了……”

        梅蕊驱开人群,满脸的愁容,心里暗暗的觉得这件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低着头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