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iPcta"><i id="iPcta"><label id="iPcta"><dfn id="iPcta"></dfn><noscript id="iPcta"><b id="iPcta"></b><dl id="iPcta"><tbody id="iPcta"><colgroup id="iPcta"></colgroup></tbody></dl><kbd id="iPcta"><acronym id="iPcta"></acronym></kbd></noscript></label></i></rp>
          1. <map id="iPcta"><noscript id="iPcta"><samp id="iPcta"></samp><hgroup id="iPcta"></hgroup></noscript></map>
            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芬芳满堂

            047 一个人和一座城

            芬芳满堂 江雪落 1307 2019-11-14 20:00:00

              殷筱云点头称好,连殷若芙都悄悄松了口气。

              眼见林隽跟在唐清辰后头去外面说话,殷若芙小声对殷筱云说:“吓到我了,我见唐先生笑容越来越淡,真怕他当场发脾气!

              殷筱云笑容不变,也悄声回:“唐总那么好风度的人,怎么会?”

              殷若芙摇一摇头:“妈,我觉得你今晚有点太急了!,说到关键处,她声音更小:“而且您不是说,把我安顿好,您就回苏城,怎么变成您要和我一起住下来了?”

              殷筱云睨了她一眼:“只留你一个,你能搞定姓唐的小子?”

              殷若芙脸色微红:“妈……”

              “来的路上还一千一百个不愿意,一见到真人,知道妈没骗你了吧?”

              殷若芙悄声说:“您到底是什么打算,跟我交个底!

              殷筱云目光微凝,一小时前在酒店大堂的惊鸿一瞥,她不认为是自己认错了人。如果那丫头也来了平城……她在国外这几年都学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她也有所耳闻。今时不同往日,如今大家都是端同一碗饭的,那么平城的这趟水,就混了。她侧过眼眸,揉了揉殷若芙的脸颊,朝爱女微微一笑:“你急什么。等待会回了房间,妈妈把这些事,仔仔细细跟你分析一遍。到时你不好好听还不行呢!”

              殷若芙乖巧地一偎殷筱云手臂,低声说:“妈,我觉得平城挺好的,我想在这儿定下来!

              殷筱云低头看着她,目光一柔:“好啊!

              有时候一个人和一座城的缘分,来得突兀又浅薄,没那么多前因后果,也来不及做什么深思熟虑。有时仅仅因为一道目光,一个人,就让人心底生出无限勇气和憧憬,用尽一身力气费尽心思也要在这座城市扎下根来。

              唐清辰已经有好几年没自己开过车了。

              也不是没有过开快车兜风的时候,细想起来,却发现连那时坐在自己身边人的面容都:。年初他刚过完三十岁生日,三十岁的男人,自然不会连一段认真投入的恋情都没有。也不是没有用心去经营,年少时候的热恋,莽撞的如同慌不择路的羊,遇上一些难事儿,一味只知道用头角去冲撞,到头来却发现,其实连身边的人是圆是扁都没去了解清楚。

              细究起来,当初那段恋情是家里老爷子亲手折断的,许多人都以为他一直在心里怨老爷子,包括林隽和弟弟唐律,甚至老爷子可能也这么想过。不然也不至于近来愈发频繁提及与殷家结婚的事。可他怨老爷子什么呢?如果那人真是值得的,有点难关算什么,忍一忍,熬一熬,再不济使点手段,怎么都能过去的。家里那老头儿,看人也眼光也毒,兜里连张支票都没揣,和那女孩子喝了杯咖啡的时间,就把他们两个给挑拨离间了。

              真正让唐清辰耿耿于怀的,说穿了不是任何人的为难或软弱,而是自己的识人不清。他也不至于畏惧婚姻。这么些年,事业上遇到的坎儿、犯过的错也多了去了,难道统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那天兴之所至,和容茵说的那两句是心里话。现代社会,婚姻这件事,不是任何人的必需品,不想考虑,只不过是因为没有遇到合适的罢了。

              也不知道怎么就将车子开到郊区的这片地方来。他将车子停靠在路边,下车,唇间叼了根烟,手指摩挲着打火机的外壳,看一眼小院里那间房,手指就摩挲一下。半晌,他还是走了进去,看似沉重的木门一推即开,拾起的目光刚好在半空中与人相遇。

              容茵一句“欢迎光临”说到一半,看清来人,也是一怔。

              看到容茵不大自然的笑容,唐清辰心间一松,原本端着的那点不自在瞬间烟消云散。他将烟拿下来,捏在指间:“怎么,不欢迎?”

            江雪落

            _(:з」∠)_唐sir你气场那么强,就是我亲女儿也不敢说不欢迎是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