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MjigT"></th>

  • <source id="MjigT"><strong id="MjigT"><samp id="MjigT"></samp></strong></source><source id="MjigT"></source><video id="MjigT"></video><strike id="MjigT"></strike>
      • 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芬芳满堂

        041 天赐之缘?

        芬芳满堂 江雪落 2064 2019-07-23 20:00:00

          说到“切磋”这个词,她飞快切换回法语词汇,帕维尔露出了然的神色,唇边的笑容更深了些,说:“好的,茵小姐!

          当着帕维尔的面,容茵又尝了一口焦糖布丁,唇角弯弯,笑的时候,左侧唇畔显出一个小小的梨涡:“这道焦糖布丁实在无可挑剔,如果刚刚不是还要尝另外两个,这份布丁我肯定早吃得一点不剩!

          帕维尔听着,回以一个灿烂的笑容。

          说话间,容茵竟真的吃光了整只布丁,随后又用叉子轻轻戳了戳旁边那份萨芭雍:“三样甜品里,最不成功的要属这份萨芭雍!彼低暾饩,她抬首,看向唐清辰:“唐总尝尝看,味道如何!

          唐清辰向来不喜甜品,但听了容茵的请求,竟然也拿起叉子,插下一块送入口中。片刻后,他点评:“酒香浓郁,味道不错!

          帕维尔说:“萨芭雍源自意大利,是一道典型的宫廷甜品,传统的萨芭雍最显著的特点就是酒香浓郁!迸廖烂媲罢馕焕献苁煜しㄓ,索性直接用法语讲解:“不过我做的这款,算是有一点创新,加入了少许咖啡,吃在口中既有甜酒的醇,也有咖啡的淡淡苦涩,再加上巧克力的香浓和甜奶油、乳酪的浓香,整道甜品在整体的口感上达到一种新的平衡。最上面这一点樱桃的微酸,吃在口中应该算得上画龙点睛吧!

          说完这一长串,他朝容茵眨了眨眼睛,一副邀功的俏皮相。

          容茵见状一笑,说:“味道确实无可挑剔!辈坏扰廖ζ鹦靥,她又添了一句:“我觉得稍逊一筹的,是这道甜品的口感!

          “口感?”帕维尔重复道。

          连唐清辰和候在一旁的女服务生也看向她。

          容茵将自己的盘子往前一推,示意帕维尔不妨尝一尝。

          三年前,帕维尔在西餐厅后厨给容茵做学徒时,便对这位本事大脾气也大的东方小妞钟情不已,三年后他就职于唐氏集团旗下的君渡酒店,并在后厨凭借一双巧手和一张甜嘴站稳脚跟,哪想竟然又在这儿与他的梦中情人重逢。帕维尔踌躇满志,觉得这真是天赐之缘。见容茵对他也不像昔日那般不假辞色,反而含情带笑,心中愈发笃定平城真是他的幸运之城。他弓着身弯着腰,笑吟吟接过盘子,拿起容茵之前用过的那只小叉子,正待与容茵来个间接亲吻,就听耳畔响起另一道低沉的男声——

          “餐厅就这么节省刀叉?”唐清辰目不斜视,看着帕维尔手里的甜品,话却是对身旁的服务生说的:“去拿一副新的餐具来!

          容茵倒是没考虑这么多,听唐清辰这样说,也没有多想。倒是帕维尔唇角一弯,笑容无暇:“我和茵是多年的好朋友,我不介意!

          唐清辰面不改色:“每年春夏地温上升,平城总是容易衍生各类传染病,还是注意点个人卫生比较好!

          唐清辰这话说的实在大义凛然,连容茵都被感染,曾经当医学生时的洁癖也跟着抬头,点头称是:“还是唐总考虑周全!彼底,她从帕维尔手中拿过自己用的那副餐具,放在一旁。

          年轻娇美的女服务生脚步轻盈,很快折返,水汪汪的眼睛瞧着帕维尔,将吃甜品用的整套餐具并一张餐巾递了过去。

          帕维尔尝了一口自己亲手制作的甜品,原本舒展的眉头渐渐皱紧。

          容茵说:“吃出来了?”两人都是专业人士,容茵点出关键所在,帕维尔一口便尝出问题也不稀奇,但旁边还有两位求知若渴的观众,容茵不得不仔细解释:“这道萨芭雍的味道确实非常可口,非要鸡蛋里挑骨头,我要说的就是,这里面蛋糊的部分有些烤过火了。无论是传统还是新式做法,萨芭雍最重要的两个特点,一是酒香芳醇,二就是口感甘润。这个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若是普通的客人来吃,应该吃不出什么不妥,也可以算是我吹毛求疵了!

          帕维尔目光深邃,如同一束聚光灯,笔直打在容茵的面庞:“这不是吹毛求疵,哪怕是普通的宾客,如果是萨芭雍的忠实爱好者,也会吃出这里面蛋糊的处理不当。茵小姐说的没错,口感的问题,说起来是大问题!

          说完,他似乎陷入了某种深思,直到容茵再度开口,才回过神来。

          “勃朗峰栗子蛋糕,法语的原名是Mont Blanc,意思是白色山峰,这道甜品在F国和Y国当地流传甚广,从前Pavel在F国的时候应该也做了无数次,各方面都应该无所挑剔!彼档秸舛,容茵似笑非笑地看了帕维尔一眼:“不过我猜,你最近大概有点上火了,舌头对于甜味不够敏感,因此这道甜品,如果在专业的舌头尝来,甜度略微超过了那么一点儿!

          不光唐清辰,就连年轻的女服务生都不禁担忧起来,半晌,帕维尔突然笑了,他微一躬身,牵起容茵的手,在她手指的指尖落下一个轻吻,随即站直了身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前两天我有些发热,请假休息了一天,今天感觉不错就提前回来上班了,你说的对,甜品师的身体状况与甜品的甜度把持息息相关,是我大意了。茵,谢谢你,即便过了这么多年,你仍旧是我的老师!

          容茵也站起身:“你过誉了,我可当不得你的老师,过去我们是最好的同事和朋友,想不到今天会在这儿跟你重逢,还吃到了你做的美味甜品!彼鞫斐鍪,与帕维尔握了握手:“你现在可比我厉害多了,君渡能够雇佣你,是唐总的幸运!

          她说这话的时候,言辞恳切,神态真诚,帕维尔知道她这是在唐清辰面前为自己说好话,感动之余,对于容茵的那点小心思浮浮沉沉,险些一个忍不住当场倾洒而出:“茵,我……”

          “我先上趟洗手间!比菀鸪魄宄交馗鑫⑿:“你们先聊!

          她走得轻快利落,若不是随身的背包还放在椅子上,在场的两个男人都以为她要这么一去不返。

        江雪落

        容茵小姐姐carry全场→_→就,还蛮有职业女性的魅力的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