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 id="Nzygh"></col><span id="Nzygh"></span>

          1. <input id="Nzygh"></input>

            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清风凉凉

            第两百六十六章 他又被拒绝

            清风凉凉 猿星城 1908 2019-07-23 12:00:17

              夏千藤盯着清风此刻清澈的眼眸,突然紧张得一个音节也吐不出来。

              清风逐渐收紧眼睑。他到底要搞什么鬼?

              夏千藤只感觉此刻整个人僵硬得像铁板,动也动不了的那种尴尬马上就又要蔓延至他的脸部,产生一种让他陌生的滚烫感。

              电话的轻微震动拯救了他。

              清风随意一眼就看见打电话过来那个人的名字,然后一秒撇开视线。

              夏千藤深感无奈,只好出去接了电话。

              等他再回来,清风也盖着薄被子在这空调屋里睡着了。

              夏千藤轻轻走到她身边,刚刚的机会又错过了……

              她身体好了吗?在这空调屋里只是搭着薄薄的一层。

              他忍不住在床边坐下来,伸出他冰凉的手放在她的手上。她的手不及以往那样温暖,却总是那么柔软,让他想要握在手里。

              他心一横,果真就抓起清风的手,踏踏实实地握住了。

              他还记得以前她说过:以后夏天你就离我近一点,冬天就离我远一点……

              可是……现在是夏天了,你怎么一点也不让我靠近你……

              他心里喃喃自语。他以为小时候那种寂寞很苦,可没想到,遇到清风以后,他更寂寞,更苦。有的时候真想把她捆起来,关起来……或者让她变成一个没有思想的玩偶,那样她就只属于他一个人。

              正当他想入非非的时候,清风应该是被他冷到了,整个人往被子里缩了缩,手也从他轻轻的掌握中抽离出去。

              他愣了一下,随即胸口便一阵闷痛。

              她一个睡梦中无意识的动作,也会让他觉得异常难过。而反过来,他做了那么多刺激她的事情,她都不痛不痒。大概跟他在一起能满足虚荣心是她口中最真实的话。

              可是,又为什么,她现在连虚荣心也不想满足了?

              “夏总,你真的要走了吗?”叶落泪光点点!笆恰蛭夜寐杪穑俊

              夏千藤并不正面回答她,而是坚持要结账退房。

              “好吧……对不起啊……夏总。真的不好意思。我姑妈说……给你们免单!币堵浯瓜卵哿,明明为他精心打扮一番,他竟然这么快就要走了。

              “不用,该多少钱我会付!毕那僮芩闶歉錾倘,消费和人情算得很清。

              叶落难过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心里已经怪死姑妈了。

              “好吧……我想当面去和旭小姐道歉,我姑妈不应该说那些话!币堵浒芽ㄋ⑼昊垢那。她的手指捏得很紧。是他的东西,她也很想多拿一会儿。

              清风本来是来借水壶的,哪知道一来就看见叶落和夏千藤在一起。

              于是,她移步无声地站在门口听他们说些什么。

              道歉……虽然道歉是应该的,不过清风并不觉得她的道歉是诚心诚意的。

              “不必了,你们说得没有错!

              “!”清风的心一瞬间冰凝起来,抑制不住地伤心难过。他们说的,都没有错……夏千藤见过她站在血泊里的模样,在他心里,她是肮脏的。她有自知之明。可是……夏千藤那样的想法,还是给了她重重一击。

              “。空狻币堵洳缓迷俳踊跋氯。不过,夏千藤的意思她懂。只是,这样让她更难过。他明明知道,也会介意旭清风是她姑妈口中的那种女人,却还是要喜欢旭清风吗?

              “夏总!”叶落见夏千藤就要离开,她突然觉得姑妈说得对,干干净净的她说不定某天就会时来运转。她只需要跟他表明她的心意。

              腰上突然环住一股力量,夏千藤也很是无奈。他很后悔自己去招惹叶落,才会发生现在这种事情。

              “不管怎么样,我都喜欢你!币堵溧由党霰戆椎幕。说完,她自己松开了。她是个聪明人,知道只有这样,才能不给他任何负担,也能避免被他推开的那种尴尬,也能维持她干干净净的形象。她收拾好心情和表情,对夏千藤活泼一笑:“夏总再见!

              “妈妈……”印心难过地待在门口。刚才妈妈从外面回来就进了浴室,一进就是半个小时,他敲门,她也不理。

              “印心怎么了?”夏千藤回来见如此气氛,眉眼又皱起来。

              “妈妈进去半个小时了!庇⌒牡蜕嫠呦那。

              手抬起来刚要打算进去,他突然想起她说过让他不要随意开她的门,所以,他只能临时转变成敲门了。

              清风听见敲门声,很有力道,和印心的不一样。她打开水龙头用冷水洗去脸上的泪痕,却依旧洗不了心里的难过。

              她出来了。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心情不好。

              印心乖乖地跟在她身后。而夏千藤,猜她是因为中午受了屈辱。但他不确定,因为她似乎不是那样的人。不管怎样,他决定马上就走,是对的!

              “收拾东西,可能明天又要下雨,所以现在直接回……”他顿一下,说:“去你家!

              “好!”印心忙着去收拾东西了,他觉得妈妈在这里不开心,那他也不开心。

              清风看到印心那么懂事,更觉得自己不好,难过归难过,她也不应该在小孩子面前难过。所以,她也动作麻利地开始收拾东西。

              夏千藤不明显地深深吐息一口。他觉得自己应该找个机会跟她把一切都说清楚,却又害怕又是他自作多情。她是因为别的事情,别的人如此伤心难过的概率要大得多!

              车子在大道上疾驰。他们一路上沉默寡言。

              夏千藤偶尔会看后排一眼。清风正懒懒地靠在印心小小的肩膀上,还是一脸破碎。

              她宁愿靠在印心的肩膀把一切都埋在心里,也不愿意靠在他的肩膀,温柔地跟他述说。

              是时候了。

              哪怕他又被拒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